首頁 >> 游戲 >> 雷蛇瘋狂回購的背后,是低矮天花板的無奈

雷蛇瘋狂回購的背后,是低矮天花板的無奈

懂懂筆記 來源:鈦媒體 2020-07-06
雷蛇“化云成龍”仍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1-5b055591df5aa

燈大燈亮燈會閃!這是很多游戲發燒友對雷蛇外設的調侃。因為主打電競,其靚麗的RGB炫彩燈效幾乎已經成了標配,甚至因此獲得了電競第一股的稱號。但2017年登陸港交所的雷蛇,在電競市場愈發火爆的當下,股價和影響力卻似乎看不到類似其RGB燈效那樣的閃亮。

上周,雷蛇公司發布公告稱將耗資139.784775萬港幣回購97.5萬股。截至此次股票回購,雷蛇本月內共回購5次股票,這也是年內的第六次回購。如此頻繁回購股票,目的自然是希望提升資本市場的“士氣”。但是從其7月2日的收盤價1.54港元來看,提振效果有限,依舊不及三年前發行價的四成。

回購股票,是過去兩年來雷蛇最高頻的財務舉措。其2018年回購了31次,2019年更是回購了59次,分別花費1.28億港元與2.49億港元。對于上市公司而言,回購股票的主要原因一是公司覺得自身股價被低估,二是希望通過回購股票拉升公司股價,改善公司的形象。

但是,連續三年大舉回購股票,卻依然未能將這個電競第一股帶回到當初的股價巔峰。這在令無數粉絲扼腕的同時,也讓其“硬件轉型服務”戰略引發了更多業內人士的關注。

電競第一股能吃到多少電競蛋糕?

如果細數一下過去兩年快速崛起的新興市場,電競絕對可以位列前茅。龐大的用戶基數以及愈發成熟的市場化運營機制,讓電競行業快速膨脹。

以中國市場為例,根據艾瑞咨詢此前發布的《2020年中國電競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9年國內電競整體市場規模突破了1000億元,預計在2021年將達到1651億元;2019年國內電競用戶數量為4.7億人,2020年底將達到5.2億人,而2021年這一群體數量預計會達到5.5億人。

市場規模和用戶基礎快速膨脹,自然帶來了更多的需求。其中外設類產品如電競鼠標、鍵盤甚至專業級手游手柄等,都成為電競用戶的剛需。?

在這波席卷全民的電競浪潮到來之前,類似雷蛇這樣專業的電競外設企業知名度仍相對小眾,只有真正的核心玩家和粉絲才會了解和購買。但是隨著整個市場的快速擴大,諸如雷蛇、羅技、賽睿等相對高端的電競外設品牌,也被越來越多的用戶所熟知。但是,包括雷蛇在內的大品牌都面對著一個尷尬的局面,就是叫好不叫座。

電競玩家主要是以學生黨為主,如果讓購買力較低的學生群體拿出幾百元甚至上千元來購買一個高端鍵盤或鼠標,顯然難度極大。而在國內市場,任何領域最不缺的就是“高性價比”產品,只要有需求,高舉性價比旗號的品牌永遠不會缺席,電競市場也是如此。

主打性價比的電競外設擁有多大市場占有率和影響力?

我們不妨以《英雄聯盟》在國內開始流行作為國內電競市場井噴的開端,此時國產電競外設品牌幾乎是同時開始了井噴。

雖然說現在“頂級外設”已經成為玩家們調侃達爾優的老梗,但試問哪一位早期《英雄聯盟》玩家沒聽說過“牧馬人”鼠標的大名?

實際上,達爾優只是國產電競外設品牌大軍中的一個縮影,“雷柏”、“狼蛛”、“黑爵”等眾多國產外設品牌對于玩家們而言或多或少都有所耳聞,畢竟早年間那些游戲主播或視頻解說的淘寶店主銷產品,就是這些品牌。而它們的崛起,也是源自于高性價比策略。

雖然這些品牌的產品力與國際大牌有一定差距,但相較于國際品牌動輒數百元的起步價,這些廠牌的入門產品大多只有100元出頭,有的甚至低至幾十元。對于眾多購買力并不高的學生玩家而言,這些品牌顯然是最優選擇。所以,今天我們無論是在京東還是淘寶上搜索機械鍵盤或電競鼠標,銷量排名靠前的永遠是一些國產品牌。

而雷蛇作為國際知名的高端外設品牌之一,這些年在與國產品牌的競爭中并沒有占到多少便宜。雖然乘著電競市場快速膨脹的大潮,其外設硬件產品的銷量也在逐漸遞增,但這個增速與電競市場整體規模的增幅相比并不匹配。

或許,這也正是從2017年雷蛇上市后股價跌跌不休至今的主要原因。

高溢價產品的銷量不如低價品牌,但是利潤率會占較大優勢,不過競爭對手的成長讓雷蛇在成本方面也不斷承壓。以市場營銷方面的增長為例,其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雷蛇的營銷成本為2.82億美元,同比增加44.5%。而更多的營銷投入,卻并未給雷蛇帶來利潤的增長。

根據雷蛇的2019財報顯示,雷蛇公司去年營收為8.208億美元,同比增長15.2%(低于市場預期的8.423億美元);年度凈虧損為8420萬美元(超過市場預估的6280萬美元)。最重要的是,這已經是雷蛇連續第四年虧損了。

相比之下,其在外設領域的主要競爭對手羅技,無論是營收還是利潤方面都超過了雷蛇。根據羅技公布的2020財年財報顯示,2020財年歸屬于母公司普通股的股東凈利潤為4.50億美元,同比增長74.6%;營業收入為29.76億美元,同比上漲6.73%。

在股價方面,羅技從1997年上市后股價一直穩步提升,目前為64.59美元,公司市值超百億美元。相比之下,雷蛇目前股價徘徊在1.54港元上下,總市值約合17.7億美元。如此巨大的差距背后,或許正是雷蛇業務的單一性所致。

硬件公司都有一個“云夢想”

資本市場對于“硬件企業”的看低由來已久。從雷蛇的營收結構上來看,現階段其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硬件企業。2019年雷蛇8.208億美元的總營收中,鼠標鍵盤等硬件產品的營收為7.14億美元,占比高達86.9%。

為什么過去兩年雷軍一直不停地對外宣稱“小米是一家互聯網公司”?就是因為硬件類型的企業利潤率極低,很難被資本市場認可。

對此相關互聯網行業分析師也對懂懂筆記表示:“純硬件公司在投資人的眼中天花板極低,遠沒有互聯網公司具備更大的想象空間。反觀電競外設行業,首先電競外設本身就不是一個特別大的市場,其次企業的核心競爭力都不高,這也是硬件公司的一個通病?!?/p>

該人士強調,雷蛇的現狀和早期的小米公司有些許類似?!靶∶自谏鲜泻笠恢迸o自己帶上一個互聯網公司的帽子,但從收入結構上來看,其在很長時間以來都是一個單純的硬件企業,所以盡管小米一直都是盈利,而且現金流非常健康,但股價走勢就是不理想,目前也長期低于發行價?!霸谒磥?,小米目前一直看重MIUI和IOT業務,就是希望提升軟件和服務的營收比重。

雷蛇同樣面臨這樣的問題,加上其業務市場規模和公司體量又遠遠不及小米,市場競爭激烈環境下,自然就很難被投資人器重和信任。

實際上,為了改變這種困境,雷蛇在過去幾年一直在努力嘗試多元化。硬件層面,其在傳統電競外設之外還分別嘗試了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軟件及服務層面,云游戲、金融服務等也都可以看到雷蛇多元化的嘗試之舉。甚至在疫情期間,雷蛇還在新加坡開始生產和銷售口罩等產品。

雷蛇瘋狂回購的背后,是低矮天花板的無奈

但從目前的效果來看,雷蛇在手機和PC這兩個產品線上的拓展都不成功。目前雷蛇的筆記本業務尚在,而手機業務已經停止更新。而在軟件和服務層面,雷蛇已經將云游戲作為其未來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也是其目前最看重的新業務之一。2019年8月,雷蛇曾就曾宣布與騰訊在云游戲方面達成合作,發布與騰訊云在線服務兼容的游戲硬件。

但是,云游戲市場更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作為目前游戲業界公認的未來大勢,誰都不會否認云游戲的發展前景。但云游戲的最終形態,是擺脫用戶端的硬件束縛,徹底打通各個游戲平臺之間的界限。這對于雷蛇而言有利有弊,因為在面對龐大市場前景的同時,其也將面對包括索尼、微軟等主機產品在內的更多新對手。

從目前來看,在全平臺兼容方面,上述這些行業巨頭走得遠比雷蛇要快,其中蘋果設備已經能夠原生支持索尼和微軟的部分游戲外設。

此外,未來云游戲的爭奪更多是聚焦在內容開發與分發領域。這是一件非??简灱夹g和金錢的事,與那些走在行業前沿的巨頭相比,無論是技術實力還是公司體量,雷蛇都不在一個量級。而以雷蛇的自身技術實力和資金儲備來看,目前也不足以支撐其加入云游戲競賽的核心賽道。

有觀點指出,現階段外設企業在整個游戲市場中仍處在“配角”的位置,而未來的云游戲市場競爭中,雷蛇這樣的外設企業想要坐上C位難度極大,或許將大概率繼續扮演“配角”的角色。這也是眾多雷蛇粉絲最為擔憂的問題,作為游戲玩家,誰不希望自己鐘愛的品牌在未來的云游戲市場繼續叱咤風云?

或許雷蛇也已經看到游戲市場的局限性,開始在游戲之外拓展新空間。2020年一月,雷蛇啟動了互聯網金融業務,其金融科技分支“Razer Fintech”提交了有關新加坡金管局頒發的全數字銀行牌照的申請。當時消息放出后雖然暫時拉動了雷蛇股價,但這一領域同樣充滿了未知,競爭環境依然是強敵環伺。

結束語

雷蛇作為電競領域響當當的品牌之一,即便借助電競市場的快速發展加速起航,但受限于電競外設的市場空間限制,目前仍難走出小眾的范疇。相較于那些多條腿走路的硬件企業,業務的單一性導致其難以擺脫“配角”的地位,這是雷蛇未來的最大難關,但也是其轉型過程引發行業矚目的原因。

捕捉行業先機不是一句口號就可實現,雷蛇“化云成龍”仍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原標題:雷蛇瘋狂回購的背后,是低矮天花板的無奈


相關標簽: 雷蛇  
0
0
相關文章
排列五什么时候恢复